六子女悬赏百万执着寻母:失踪24年了,无论生死要一个结果

2017-11-17 10:27

(原标题:六子女悬赏百万执着寻母:失踪24年了,无论生死要一个结果)

“走失的母亲如果还活着,已经79岁了。” 10月22日,今年55岁的孙学奇开车前往广东,再次踏上“地毯式”寻母之路。
孙学奇的母亲名叫尧菊梅,湖北咸宁市崇阳县天城镇新塘岭村人。据孙学奇提供的寻人信息,尧菊梅身高1.55米,圆脸,脸上有少量白麻斑,右眼靠近眼角处有块结疤印,不识字,不会说普通话,其于1993年5月在广州火车站广场走失,走失时55岁。

六子女悬赏百万执着寻母:失踪24年了,无论生死要一个结果

尧菊梅 本文图均为孙学奇供图
11月3日,孙学奇告诉澎湃新闻(),他们兄弟姐妹共有6人,其中老三最有出息,是留美的博士,目前是南京一家上市公司总裁。为了寻找母亲,24年来,他们6人从未放弃,并于2009年把悬赏金提高到100万元,可惜仍没寻得母亲的下落。
“四年前,父亲临终前曾叮嘱一定要找到母亲,找到母亲是我们全家的愿望。”孙学奇表示,他们已做好最坏的打算,如果母亲过世了,就把骨灰带回家,“无论生死,我们想要一个结果”。
母亲南下寻儿,在广州火车站走失
在6个兄弟姐妹中,孙学奇排行老二,今年55岁。孙学奇说,母亲曾带他、大哥改嫁。
孙学奇的母亲名叫尧菊梅,湖北咸宁市崇阳县天城镇新塘岭村人,于1993年5月在广州火车站广场走失。尧菊梅不识字,不会说普通话,走失时55岁,身上携带有300元及一张借来的陆姓身份证。
对于当年走失的情形,孙学奇向澎湃新闻表示,当年,同镇的村民骗母亲说,她在广州打工的18岁小儿子过得很苦,没有饭吃,没有房住,都睡在山洞里;原本,这人只想骗母亲一点车票钱去广州打工,但母亲信以为真,要跟着去,没有身份证就在隔壁村借了一张陆姓身份证,没有路费向娘家人借了300元。
孙学奇回忆称,到了广州,他的小弟得知母亲被骗非常生气,但其工作忙无暇照顾母亲,又恰好另一个老乡要回老家,于是托这位老乡把母亲带回湖北。后来,这位老乡去买票,让母亲在售票厅门口等候,但6个小时后买到票,却发现没了母亲的踪影。
由于当时通讯不发达,孙学奇十几天后才接到母亲走失的电报。孙学奇表示,在接到电报后,他和妹妹、妹夫前往广州寻人,当时在广州各个派出所都未查到母亲携带的陆姓身份证的使用记录;妹妹、妹夫一周假期结束后离开广州,他和大哥又在广州寻找十余天,但毫无线索。
孙学奇透露说,当时,他的三弟正在美国读博,得知情况后立刻回国赶回广州,兄弟俩不放弃任何一条线索,每天骑着自行车,穿梭广州大街小巷四处贴寻人启事;没有母亲的照片,发现唯一的合影是三弟赴美留学之前拍的,于是寻人启事从这张合照中截取下了母亲的头像使用。
“我们找了40多天,毫无结果,三弟含泪回校”。孙学奇说。

六子女悬赏百万执着寻母:失踪24年了,无论生死要一个结果

寻人启事
苦寻24年,曾把家搬至广州
孙学奇表示,24年来,全家人从未放弃寻找母亲,他曾多次南下广东寻母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早在2009年,就有广东媒体报道过这家人千里寻母的故事。
考虑到母亲不爱坐车,走失后可能会走路回家,而107国道是广州回湖北的必经之路,于是2001年孙学奇把家搬到广州,一边开泥头车谋生,一边在107国道沿途村庄寻找,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,失望的孙学奇于2007年返回湖北生活。
与此同时,孙学奇在广州读大学的儿子,也经常利用周末和同学去街头、火车站派发寻人启事。
崇阳县天城镇新塘岭村廖姓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, 尧菊梅于24年前在广州走失,这家人此后一直在全力寻找,多家媒体也曾报道过他们寻母消息,但可惜未能找到人。
今年10月22日,孙学奇从湖北再次前往广东寻母。55岁的孙学奇表示,他已经辞职,独自一人驾车从湖北咸宁来到广东,开始“地毯式”寻人。
孙学奇特意去位于广州北部的英德市寻找,先在当地电视台播了七天的寻人启事,后沿途问各地的派出所以及村委会,查找是否有外来人口以及无名氏的资料,并派发寻人启事。孙学奇表示,他已经在当地问了20多个派出所。
在英德市浛洸镇时,一位老太太告诉孙学奇,附近的西牛镇里有个老人,很像他照片上的母亲,也和他本人相像。孙学奇和老太太一同驱车前往,孙学奇一路上很兴奋,感觉“终于找到妈妈的消息了”,看到这位老人后,发现她确实像母亲,但她只有60多岁。
悬赏百万寻人,曾被骗4次
孙学奇表示,母亲尧菊梅为了养育6个子女,省吃俭用,没有享过一天福。
尧菊梅和老伴都不识字,是普通的农村夫妻。在尧菊梅走失前,她的6个孩子中有两人已大学毕业,三儿子章方良正在美国读博,另外3个一人读了高中,两人读完初中。
上述廖姓村干部称,尧菊梅家的孩子都很有出息,其中三儿子曾在美国读博,目前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板。虽然家境殷实,尧菊梅的丈夫生前仍在田间劳作。
为了早日找到母亲,2007年,全家人悬赏20万元寻人,2年后提高至100万元。孙学奇向澎湃新闻表示,上述悬赏金额100万属实,由兄弟姐妹6人一起承担,三弟章方良经济条件较好,他们有能力承担,而为了安全考虑,他们没有将100万酬金写入寻人启事中。
孙学奇透露说,在寻母过程中,他们曾被骗4次。其中三次,“赶过去之后,发现是骗人的”。另外一次,武汉有人冒充“爱心妈妈”,称帮他们搜寻一年,带着两车人来家里索要100万元。这帮人还声称,孙学奇已经找到了母亲,为了不交酬金把母亲藏起来了。
孙学奇表示,经历了多次被骗后,他们后面寻人会先看视频核实后,再去决定是否前往当地。
“找到母亲是我们全家的愿望,”孙学奇说,四年前,父亲在临终前曾叮嘱,一定要找到母亲,“走失的母亲如果还活着,已经79岁了,我们已做好最坏的打算,如果母亲过世,就想把骨灰带回家”。

(原标题:六子女悬赏百万执着寻母:失踪24年了,无论生死要一个结果)

分享到:
收藏